OpenStack基金会主席一年后成熟度夺冠

2020-11-20 | 民生法规  浏览:1次

OpenStack基金会主席:一年后成熟度超越

摘要:OpenStack基金会主席Alan Clark介绍了OpenStack基金会的最新发展和SUSE的贡献,并回答了OpenStack项目当前的机遇和挑战、商业化部署的成熟度、如何管理分支版本、与同类IaaS云平台的比较等提问。

CSDN报道(付江/文)11月29日,SUSE行业创新、新兴标准和开源总监、OpenStack基金会主席Alan Clark在访华期间接受了国内媒体采访。在采访中,Alan Clark先介绍了OpenStack基金会的最新发展和SUSE的贡献,并回答了OpenStack项目当前的机遇和挑战、商业化部署的成熟度、如何管理分支版本、与同类IaaS云平台的比较等提问。

SUSE行业创新、新兴标准和开源总监、OpenStack基金会主席 Alan Clark

作为SUSE Linux团队和开源领域的 老兵 ,Alan Clark在今年9月份当选OpenStack基金会主席。此外,他还一直担任多家行业开源项目和联合公会的董事或董事主席,包括OpenSUSE、The Linux Foundation、OASIS、The OpenGroup,并参与多家业界论坛指导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和开源项目工作。在20多年软件行业工作经历中,他长期致力于操作系统和分布式多平台服务器服务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经历涉及Linux、身份与安全、开发人员接口、Web服务、络协议等。

OpenStack基金会架构图

OpenStack最初是2010年7月由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Rackspace推出的开源IaaS云平台,在今年9月已将该项目交于第三方基金会管理。截至最新数据,全球已有超过180家公司和超过6000名开发者参与到OpenStack的开发中,代码库中拥有超过55万行的代码。在今年9月19日,OpenStack基金会正式成立,旗下设有三个分支:技术委员会、用户委员会和董事会。

对话Alan Clark:

:OpenStack作为一个开源项目,已经有超过六千名成员,其中包括很多商业性公司,更多的商业公司也正在积极申请加盟,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数量太多的商业公司加盟对开源未必是好事,因为很多公司只是抱着兼容的目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给开源项目贡献更多代码。另外商业公司之间存在不同利益冲突,两个公司的利益不同,有可能会造成项目的分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OpenStack基金会是否会通过一些流程或规章制度来去完善目前的做法?

Alan Clark:现在申请加入OpenStack的公司的确很多,但是基金会有规范的审批流程,公司提出申请后,只有经过理事会的审批才能接受他们,并不是自动就能够加入。而审批能否通过的最大原则就是这些公司对于OpenStack开源项目的贡献度。此外,技术委员会成员是由OpenStack各个项目组的负责人组成,技术委员会会决定每个OpenStack发布版中加入的技术和功能。而项目组负责人是通过各项目组成员选举产生,任期六个月,所以如果有一家公司想长期控制OpenStack也不大可能。

:请谈一下SUSE工程师对于OpenStack项目的贡献。另外,SUSE Cloud作为基于OpenStack的自动化云计算管理平台,在底层系统平台的支持上,SUSE Cloud相比于其他竞争对手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Alan Clark:SUSE的工程师对OpenStack中的Access项目贡献非常大,尤其在企业级版本发布的时候做了大量加强工作,在安全包方面贡献了大量代码。

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们(备注:主要指红帽)还没有发布OpenStack版本的产品。在底层方面,SUSE的最大优势在于,SUSE支持了更广泛的主流虚拟化管理软件,包括Xen、KVM、Vmware以及微软的各种解决方案。另外SUSE Cloud也是基于OpenStack基础之上,可以跟例如Dell这样的厂商有很多合作,包括Chef、Crowbar等等。

Attachmate大中华地区及韩国总经理 江永清

Attachmate大中华地区及韩国总经理 江永清:值得一提的是SUSE Manager,可以给这些做系统管理的两个工具,一个是Crowbar,一个是Chef,这些工具对用户将来部署影像很方便。另外在OpenStack的下面是操作系统,上面是要做的影像,做完之后最后部署到很多地方去,部署到云里,所以SUSE提供了SUSE Studio和SUSE Manager两个工具可以和戴尔这样的厂商一起,有一个很大规模的可扩性云环境,能将影像部署出去,这就是差异化。对于SUSE来说,在OpenStack方面的优势不仅在技术层面,从合作伙伴生态系统来看,SUSE会跟更多的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问:开发商们在OpenStack和CloudStack之间做选择的时候,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看短期效率的话可能会选择CloudStack,用户觉得CloudStack在产品化方面更加成熟,但是如果看长期更远的技术发展趋势的话,则会选择OpenStack,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Alan Clark:这种看待两者区别方式的很有趣,对于CloudStack来说,在特定商业公司的支持下,品牌的确更加知名一点。但是它的社区规模和力量是非常小的,在功能增速上也比较慢。我想在一年之后,你会看到OpenStack远比CloudStack更加先进。

问:OpenStack分支出了很多并在图形右上还会有个小小的深红箭头。个人觉得很不习惯版本,不同厂商和成员也会推各自的基于OpenStack的产品,OpenStack基金会如何去做项目管理和分支版本控制?

Alan Clark:在OpenStack基金会成立的时候,就同步推出了商标认证的项目,这就要求成员们在推出商业产品的时候如果要标识OpenStack,需要应用合乎我们并不能因此否定城市立法引导公厕文明的善意。所谓“向前一小步规范的源代码、API等,并需要先获得认证才能应用OpenStack的标识。在这个项目中,OpenStack基金会推出了几种不同类型的商标,例如OpenStack Distribution、OpenStack Cloud、Powered by OpenStack等。

问:您如何看待OpenStack商业化进程?它距离真正的大规模商业化还需要多久?

Alan Clark:首先明确一点,OpenStack基金会本身并不会推出商业版本的产品,但是它的成员及其企业会推出各自的商业化产品。今年以来,RackSpace、HP、IBM、SUSE等都启动了基于OpenStack的相关商业产品。例如SUSE Cloud 1.0。

但距离真正大规模商业化还有一段距离,因为OpenStack里目前有八个组件,其中某些组件已经很成熟了,例如根据要求提供虚拟服务的Nova。另外,很多新的公司在加入OpenStack,有些新加进来的组件的成熟度会低一些,例如络级的proldem组件,还在不断完善。举个实例,SUSE在发布SUSE Cloud 1.0的时候,当时的版本就包括了Nova组件,但是络级的proldem组件就没有加入进来,因为我们觉得这个还不太成熟,可以在下半个版本中加入。

Alan Clark在中科院与开源社区及爱好者互动交流

Alan Clark的本次中国之行相当紧凑,除了参加IBM KVM卓越中心的开幕仪式,在中科院与开源社区及爱好者互动交流,还到上海英特尔紫竹院与英特尔亚太研发总经理兼英特尔软件与服务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何京翔博士及工程师团队交流,并约见了SUSE的合作伙伴及重要行业客户。

鸡西白癜风医院电话
肿瘤外科
三明白癜风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 开原民生在线